隐私or效率?二者能否兼得

作者/史谅
“同时我也认为,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加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
——百度CEO李彦宏

生活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会有着数之不尽的公司想要解剖你的个人信息。这些公司或服务于私人公司,或服务于政府,但是他们都是直接或间接的基于你的行为进行分析。

你是谁我们告诉你

在讯飞输入法输入“牛奶”,输入法就会紧跟着开始推送淘宝天猫超市的奶品满减广告。另外两张的淘宝截图,一张的用户是购买过鼠标外设和羽毛球,而另外一张的用户则是在关注着旅游计划、思考着搭配什么样的衣服,淘宝早已根据用户的行为贴上了一个个标签:“羽球小子”、“码农style”、“豆蔻少女”、“旅行家”等等。

“大数据是物理世界在网络世界的映射,是一场人类空前的网络画像运动。网络世界与物理世界不是孤立的,网络世界是物理世界层次的反映。数据是无缝连接网络世界与物理世界的DNA。发现数据DNA、重组数据DNA是人类不断认识、探索、实践大数据的持续过程。”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陈新河在他的书中提到。

在这种环境下,个人信誉已经不再是人们对某个人的看法。一次淘宝,一个广告点击,我们生活中每个“可见”的部分,都构成了这幅信誉肖像的每一笔。在网络面前,我们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就像是文氏图(Venn diagram)所描述的那样,是无数个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圆圈,圆圈被标记这:“家里有一只狗”,“喜欢打羽毛球”,“游戏外设迷”等。罗布·霍宁把这些称为:我们在数字世界遨游时泄露信息构成的“数据的我(data self)”。

了解你是谁才有更好的服务

各种APP、广告商都拥挤在这些圈的边缘,寻找着他们感兴趣的标签。而这些内容就是李彦宏提到的用隐私交换的便利,从某种角度来说确实大大提高了便利性,当今日头条根据你浏览新闻的记录推荐一步新的资讯,或网易云根据你收听习惯推荐一首新歌。当然也有的时候,这些算法就并不是也会出现许多问题,比如淘宝在你刚买完纸巾后,会继续给你推送纸巾方面的广告,或者网站侧栏的广告,百度搜索的相关推荐。这些算法并非每次都做得好,但是总的来说大体方向上是都正确的。

同时无论我们真的符合这些标签,但是我们的各种行为却一直在告诉电脑(算法)从我们这里赚钱的最佳方式。我们不断的给他们提供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正好帮助算法了解我们。网络就像是一个学生,我们就是他所要学习的对象。

不同意就OUT 你能选吗

许多人在使用软件的时候都不大会注意上面的条款,虽然条款上会标明了它对于你隐私的使用准则,但在很多时候你没得选择,因为不同意就等于不能使用。很难想像没有搜索引擎的网络会怎样,就像没有电话簿的电话,没有目录的字典,搜索帮助我们链接上q世界上几乎存在的一切。但同时百度的利益与大众并不总是一致的,从闹得沸沸扬扬的莆田系医院问题,百度的核心算法在一定程度上是反映了他们公司财务状况,而并非是搜索结果的“客观”排序。

今年年初支付宝推出2017年账单之外,还别出心裁地推出了2018年关键词预测,于是一大波“小确幸”、“颜值正义”、“范儿”、“旺”之类的关键词很快呈刷屏之势,这些关键词和账单都是基于每个人通过支付宝的收支数据。当你开启支付宝年度账单的时候,首页左下方就会出现一行小字“我同意《芝麻服务协议》”,而且系统默认为“同意”。在许多人已经默认滑过了账单,一些律师指出了这一个问题,立刻在新年引起了热议,在条款中甚至出现了将你的信用评级提供给第三方使用。当然在最后舆论的哗然之中,支付宝重新制作了协议并向公众道歉,这一场争论中也体现了人们对于隐私重视的崛起。

98.5%APP要你的隐私权限

事实上,我们使用隐私,就像可以交易商品的私有财产一样。为了获得优惠券,连接免费的wifi或输入毫无意义的测验,我们放弃了一些信息,也将自己的隐私交给别人来保管。

根据DDCI发布的《2017网络隐私报告》,其通过统计1129款APP获取用户手机隐私权限的情况,其中852个Android手机APP中有98.5%都要获取用户隐私权限;而对隐私权限管理相对完善的iOS系统,2017年下半年iOS应用获取的用户手机隐私权限比例相较于第一季度有所上升,达到81.9%,提高了12.6%个百分点。

可以说无论是安卓或是IOS系统的应用,都需要对用户隐私权限进行获取的基础上,才能继续提供服务。在没有制度规范下,许多应用开发者会尽可能地获取用户的隐私权限,即便很多隐私权限他们只是放在服务器上,这主要是因为,在实践中的同意大多数是与服务捆绑的,用户协议的同意是接受服务的前提,因而要接受服务就必须同意,否则无法享受服务。而用户协议又是涵盖经营者可能例举各种情形,包括向所有关联方、业务合作方等提供信息。这也就是大家通常讲到的“概括式同意”。在这种概括式的协议中更不乏各种不合理条款。

就在去年暗网市场知名供应商双旗(DoubleFlag)抛售了从数家中国互联网巨头盗取的大量数据,数据条数达到10亿以上。这些数据来源于网易及其下属公司、腾讯控股、TOM集团、新浪集团、搜狐公司等。据悉,被盗数据有些是明文呈现,有些是很容易就能破解的MD5散列值。

要效率 更要隐私的保护

或许正如李彦宏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所说的中国人更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人们为了在网络世界上的便利,使用各种各样的软件,交出了自己的隐私。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允许这些隐私被滥用和泄漏,因为隐私和效率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的。对于企业的责任而言,借用扎克伯格在同日发布的一句道歉:“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的信息。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配得到你们的信任。”

就如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与奥威尔的1984这两个极端世界的矛盾:我们是终将走向一个信息完全丧失保护的、被监视的世界(奥威尔),还是在个性化推送带来的所谓便利中,以为自己的观点就是主流观点、自己便是宇宙中心,最终毁灭于大数据所创造的、自己所假想出来的那个美丽新世界(赫胥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