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我有房有车,但是我没钱治病

水滴筹:我有房有车,但是我没钱治病


“水滴筹是社交筹款平台、目前国内免费大病筹款平台,也是国内网络大病筹款0手续费的开创者。”在百度百科的页面上,水滴筹有这样一段定义。根据相关报道,水滴筹在2018年底,平台累计筹款金额就突破了100亿元,成功为80多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筹款服务。


近日,德云社签约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因脑出血住院,其家属在水滴筹发起百万募捐。然而,后续网友扒出吴鹤臣家里在北京有两套房、一套车,而且自带医保,吴鹤臣脑出血是否需要众筹、筹集金额是否过于巨大等问题都成为了网友争论焦点,此事件在微博等社交平台引发热议。


水滴筹:我有房有车,但是我没钱治病


水滴筹:我有房有车,但是我没钱治病

德云社吴鹤臣筹款争议事件

时间轴


4月8


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住院一个月。


5月1


家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众筹,金额一百万元,引发微博网友热议。


5月3


张泓艺在微博公布病历以及房产证照片,并回应称接受一切资产调查。


5月4


德云社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吴鹤臣众筹系私人行为,已与家属沟通,会后续公开使用明细等。


5月4


“新京报”记者爆出网购众筹文章虚假病历,实测轻松通过平台审核。


5月5


“水滴筹”平台回应,“没资格审核发起人的车产房产,勾选‘贫困户’系发起人误操作。”


5月7


“水滴筹”平台回应,“求助人在提交相关材料,通过平台初步审核之后,还需要经过社交网络的监督验证、提现公示验证等环节,才能最终完成提现。”


5月7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表示,水滴筹筹款审核依然有改进空间。


5月11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再次回应称,假病历骗钱的用户是少数,希望联合各方力量共同解决审核问题。


“水滴筹”此次筹款事件引发关注,主要因为德云社、百万筹款、有房有车等关键词,都让这次众筹看起来并不合适。网络众筹发展至今,这并不是大家第一次对此类事件产生质疑。


2016年11月25日,深圳媒体从业者罗尔的一篇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屏朋友圈,在微信打赏兴起不久之际,罗一笑五天内通过微信公众号后台和其他捐赠,共筹集到260万元善款,然而,罗尔的三套房产随后被曝光,罗一笑事件也成了最有代表性的网络众筹骗捐案例之一。此时,“水滴筹”平台成立不到半年。


2016年9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正式施行,对于大病众筹平台的属性进行定义,这种属于个人救助行为,是合法合规的。个人可以进行网络求助,但不能进行公开募捐。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募捐的,可以在民政部指定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发布募捐信息。


随着此次吴鹤臣众筹百万事件的细节被曝光,平台关于贫困户资质审核、病历真实性、申请人背景等审核环节,关系到筹款行为的根本性质,再次引起了媒体关注。


早在2018年6月,就有媒体对“轻松筹”平台上的假病历审核问题做过报道,2017年2月,“轻松筹”平台因对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等问题,被民政部约谈。


水滴筹:我有房有车,但是我没钱治病


2018年8月16日,“轻松筹”推出“轻松助善”三步法,以多方审核、行业“黑名单”制度、畅通举报渠道等方式,对此类虚假募捐事件进行治理。然而,不到一年内,同类事件却仍在发生。


水滴筹:我有房有车,但是我没钱治病


新京报评论认为,从“水滴筹”平台负责人对网友关注问题的回应情况来看,众筹互助平台对求助人的经济情况、众筹金额、贫困户识别和监督审核等方面,并没有一个明晰的监督规则和管理制度,因此导致类似的事件出现。


众筹公益等新公益形式是技术与公益结合的新产物,需要通过这些平台获取帮助的人不在少数,然而此类“众筹骗捐”事件的频发,不仅消耗平台的公信力,也伤害了公众的爱心和信任。众筹平台的治理不仅是企业声誉层面的问题,更是公益行业的问题,需要各方力量共同关注。


往期回顾

医生被铐事件:“双方都有提升空间”

江苏响水“3·21”特大爆炸事故舆情分析

借势营销里这些埋了雷的“坑”,企业千万别去踩!

编辑 | 梁晓昕

水滴筹:我有房有车,但是我没钱治病